女孩捧著飯盒呆呆的站在男孩的后面,看到了他開心的在鍵盤上打字,和他的仙境老婆訴說著綿綿情愛,女孩的心揪了一下,但她還是告訴自己,這只是網絡而已。她把飯盒放在男孩的桌邊說:“快點吃,涼了就不好吃了。”男孩頭也沒抬的恩了一聲,繼續他的情話大奉獻。女孩默默的走了。

  此刻已是凌晨2點,女孩嘆了口氣,她已不奢望男孩會送她,但卻連一句叮囑的話都

  沒有。她寬容的一笑,回家了。

  事隔數月--

  女孩說:“看著我的眼睛說你背叛了我們的愛情,說啊你!”

  男孩說:“不,我沒有,我只是說她要來看我,僅此而已,我說不讓,她偏要來,她也知道我有女朋友的,明天下午她就會來這個網吧了,她說只是來看看我!”

  女孩說:“只是來看看嗎?你把網絡愛情覆蓋到我們5年的感情上了嗎?我能和她聊聊嗎?”

  男孩說:“我沒有,我沒有。。。她也說想見見你!我說了不去接她,因為你在,她自己來!”

  第二天下午3點整,男孩的仙境老婆準時出現在了網吧里,男孩喚她雪,雪很漂亮,很有朝氣,今年才18歲,比女孩整整小了5歲。雪的視線穿過男孩落在女孩憔悴的臉上,互相微笑,沒有任何敵意。女孩示意男孩回避,男孩知趣的坐回電腦前繼續他的仙境,女孩牽著雪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。半晌的沉默后,雪大膽的開口了:“我愛他,不限于網絡里的愛。”

  女孩:“愛不是激情,不是沖動,你了解他嗎?或者說你了解你自己嗎?”

  雪:“你們之間已經沒有愛情了不是嗎?為何不好聚好散?”

  女孩:“呵呵,那我給你先說十件事你聽聽!”

  雪:“你說。我先聽著。”

  女孩把視線對準了男孩,男孩馬上把豎起的耳朵收了回去。女孩笑笑,拉回了視線說:

  “第一,他是個特愛睡懶覺的人,每天早晨起碼要叫20遍他的名字,他才會乖乖起床,出門之后他從不會自己買早餐,所以你每天都得為他做好早餐看他吃完了才放心。他就是這么漫不經心的人,不會照顧自己。

  第二,他沉迷仙境不可自拔,每天晚上在家里玩的時候,大呼小叫的,從不把別人的睡眠放在眼里,而且第二天你總是要面對鄰居的奚落,不停的道歉。

  第三,他的朋友很多,每次一起吃飯首要任務就是喝酒,他的身體不身好,喝白酒的量是7兩,喝啤酒的量是4瓶,超過了可不行,他會醉的,醉了別人都會喝茶,可他一喝茶就吐個沒完,很傷胃的。

  第四,他是個足球迷,每四年一次的世界杯,兩年一次的冠軍杯,或者歐洲杯,還有每個星期的意甲,足球天下,英超什么的,他都不會錯過,三更半夜的爬起來看球賽。等他看完,你必須爬起床來收拾那電視機旁的垃圾,還有廚房里被他翻得亂七八糟的飯菜。

  第五,每年的秋天一到,他的眼睛被風一吹就會不停的眨,流眼淚,因為他的風很重。你知道他得吃什么藥嗎?5年來,每年都給他喝那藥,可他卻從不知道那藥是什么藥,什么名稱。

  第六,他的手一到冬天就會裂開,不是凍瘡,是他體內缺乏一種維生素,不能治本,只能治標,要涂在手上的藥膏和吃的藥丸你知道是什么嗎?他也不知道,因為他從不會自己吃藥,每次都要拿到他手上,他才吃!

  第七,他是個死愛面子的人,朋友在一起,難免有人喜歡拿誰或者誰的女朋友開玩笑,無論有多委屈,多過分,都不能當他朋友的面表露出來,朋友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。

  第八,有時他總是不回家,或者是在網吧通宵仙境,pk是他的愛好。有時和現實里的朋友三五成群聊天到天亮,要不三更半夜敲門,告訴你他“乖乖回家了”

  第九,我相信他絕對不是個花心的人,就算他的朋友背著自己的女朋友在外面泡別的女孩,他也不會這么做的,因為他在乎的是兩個人在一起的感覺,而不是滿足自己所謂的男人的欲望。

  第十,總的來說,他算是個好男人,就是太馬虎,不知道照顧自己,像個大男孩。呵呵,他開柜子拿衣服絕對會忘了關掉柜子,開抽屜拿火機絕對也會忘了關掉抽屜,你不跟在他后面,怕是他出門都會忘記關門的。

  這些你都了解嗎?你都能做到嗎?愛一個人到底該怎樣你覺得呢?”雪說:“點點滴滴的愛會在任何人身上留下痕跡,你已經水滴石穿,字字句句,我無處容身。”

  男孩此時已退出了仙境,女孩的每句話都敲在他的心頭上,是啊,5年的感情啊,她太了解他了,他的缺點,他的優點,他的喜好,他的一切都被她看在眼里,愛在心里。5年來,為什么他從沒發現過自己是這么糊涂的一個人,要不是一直有女孩在他身邊,他的生活會糟糕成什么樣子。看著自己身上衣服,褲子,鞋子,襪子,他甚至都不知道為何總能這么整潔干凈,為何他從沒拿過鍋鏟,卻能每天吃到美味的飯菜,為何自己以前不是這里不舒服就是那里痛的,可是這5年來,他總是吃女孩安排他吃的東西,卻感覺自己那么健康,為何他的朋友總是羨慕他,為何他感覺和女孩之間的愛情變得這么淡了,為何他會對網絡上的美眉釋放感情,因為太平靜了,他們幾乎沒有過什么爭吵,因為女孩的一直退讓,遷就,默默的用生活中的瑣碎來愛著他!他突然明白為什么有人會說真正的愛情不是山無棱,天地合,才敢與君絕,而是相濡以沫的理解和寬容。男孩轉過頭凝視著女孩,很多年了,他不曾仔細看過女孩的臉超過5秒,第一次他發現以前那個活潑,靚麗的少女如今已經成為一個成熟,優雅的女人了。

上一篇:愛走了,還能再回頭嗎? 下一篇:陪著你慢慢地走

366388三个半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