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年,珍惜能在一起喝茶的人

眼前的日子愈過愈寬綽,無論是出門應酬或者家宴,十有八九是少不得酒的,酒友因此多如過江之鯽。但專門約了一起喝茶,就似乎鄭重了許多,也更在意這些茶友。

胸有塊壘,亦或遭際不堪,首先念想的便是常常聚攏喝茶論道之人。不相干的人即使在酒席上相遇,也不過是三杯兩盞淡酒的酬酢,斷乎不會湊在一處喝茶。

此事想來甚覺奧妙萬端,愛茶之人成千上萬,唯三五知己湊在一處,在多如牛毛的茶葉面前,恰這幾片葉子與這幾人遇合,這是幾世輪回修到的緣呢?

茶是人情冷暖的標記。提及最多的還是《紅樓夢》中的妙玉,她的愛茶行徑與后來的遭際被世人熱議,好壞便不多說。詩云:“永言配命,自求多福”,其中的道理細細品來比茶湯還濃。其實,如人一樣,茶也有性子。

性烈者如妙玉晴雯,寧為玉碎,不為瓦全,像炭燒烏龍,面黑心狠,入口即奪人魂魄。性溫者如武夷紅茶,紅韻悠悠,率性而歸,濃淡皆宜。當然,也有夫子一樣“溫而厲”者,如六安瓜片,初入口倒也平和,稍有貪杯,便會知曉它的手段。

如果說朋友間的品茶是一場盛宴的話,那么夫妻之間品茶就更似一次小酌。不過也更得有儀式感,萬不可太過隨意。譬如:在有西窗的屋子,窗下放著一張花梨木桌,一盞紅泥茶壺和幾個白瓷茶杯,從燙壺、溫杯、洗茶一步都不能落下。

那時斜陽夕照,滿屋金黃。女人為喝茶而特意換上的碎花長裙,與男人干凈的棉衫相映成趣。細品慢咽,壺中日月悠久而綿長,那時光縱使重復一萬年,也是不會倦的。

而自己也可以跟自己喝茶,比如:在下雨天,望著雨一點一滴從天空紛雜而來,手捧香茗,心卻是靜的。茶本是草木,從一片樹葉到到杯中的茶,經風沐雨,浮浮沉沉,卻總是包容,終歸于靜。

喝茶時的心情亦是安靜的,青瓷素盞,紅湯白甌,舉手投足、一呼一吸之間,都是靜的。仿佛浩大天地間,只剩下一茶一人;而那風聲雨聲,聲聲遠,唯余盞中茶香。

上一篇:2018臺灣結婚大數據:13.5萬對新人領證,創近9年新低 下一篇:“我原諒了背叛婚姻的老公,感覺他是個雙面人,破鏡難重圓”

366388三个半波